02月26号的 文
南国之秋
顾城

橘红橘红的火焰

在潮湿的园林中悬浮

它轻轻嚼着树木

雨蛙像脆骨般鸣叫

 

一环环微妙的光波

荡开天空的浮草

新月像金鱼般一跃

就代替了倒悬的火苗

 

满天渗化的青光

此刻还没有剪绒

秋风抚摸着壁毯

像订货者一样认真

 

烟缕被一枝枝抽出

像是一种中药

它留下了发黑的洞穴

里边并没住野鼠

 

有朵晚秋的小花

因温暖而变得枯黄

在火焰逝去的地方

用双手捧着灰烬

 

我要在最细的雨中

吹出银色的花纹

让所有在场的丁香

都成为你的伴娘

 

我要张开梧桐的手掌

去接雨水洗脸

让水杉用软弱的笔尖

在风中写下婚约

 

我要装作一名船长

把铁船开进树林

让你的五十个兄弟

徒劳地去海上寻找

 

我要像果仁一样洁净

在你的心中安睡

让树叶永远沙沙作响

也不生出鸟的翅膀

 

我要汇入你的湖泊

在水底静静地长成大树

我要在早晨明亮地站起

把我们的太阳投入天空

 

红色和黄色的电线

穿过大理石廊檐

同样美丽的水滴

总在对视中闪跃

 

高处有菱形的金瓦

下边有水斗嬷嬷

雨水刚学会呜咽

就在台阶上跌碎

 

劈劈叭叭的水花

使蚊子感到惊讶

它们从雨中逃走

又遇到发颤的钟声

 

至今在铁棍之间

还扭动着一种哀怨

大猩猩嚼着花朵

不断想一只鳄鱼

 

四野都飘着大雁

都飘着溺死的庄稼

忍冬树活了又活

夜晚还没有到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