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2月17号的 文
我要心形的
三毛

每次圣诞节或者情人节什么的,我从不寄望得到先生什么礼物。先生说,这种节日本意是好的,只是给商人利用了。又说,何必为了节日才买东西送来送去呢?凡事但凭一心,心中想着谁,管它什么节日,随时都可送呀!

  我也深以先生的看法为是,所以每天都在等礼物。

  有一天先生独自进城去找朋友,我不耐那批人,就在家里缝衣服。先生走时,我检查了他的口袋,觉得带的钱太少。一个男人,要进城去看朋友,免不得吃吃喝喝,先生又是极慷慨的人,不叫他付帐他会不舒服的。就因为怕他要去一整天,所以又塞了几张大钞给他,同时喊着:不要太早回家,尽量去玩到深夜才开开心心的回来。不要忘了,可以很晚才回来哦!

  站在小院的门口送他,他开车走的时候挥了一下手,等到转弯时,又刹了车,再度停车挥手,才走了。邻居太太看了好笑,隔着墙问我:你们结婚几年了?我笑说:快五年了。那个太太一直笑,又问:去哪里?我说:去城里找朋友。邻居大笑起来,说我怎么还站在门口送——生离死别似的。我也讲不出什么道理,哗一下红了脸。

  没想到才去了两个多钟头吧,才下午一点多钟呢,先生回来了。我抬起缝衣服的眼睛,看见他站在客厅外面,伸一个头进来问:天还没有黑,我,可不可以回家?”“当然可以回家罗!神经病!我骂了他一句,放下待缝的东西,走到厨房把火啪一点,立即做午饭给他吃。做饭的时候,问先生:怎么了,朋友不在吗?先生也不作声。上来从后面抱住我,我打他一下手臂,说:当心油烫了你,快放手!

  他说:想你,不好玩,我就丢了朋友回来了。

  等我把饭菜都放在桌上,去浴室洗干净手才上桌时,发现桌上多了一个印度小盒子,那个先生,做错了事似的望着我。

  我一把抓起盒子来,看他一眼,问:你怎么晓得我就想要这么一个盒子?先生得意的笑一笑。我放下盒子,亲了他一下,才说:可是你还是弄错了,我想要的是个鸡心形的,傻瓜!

  先生也不响,笑笑的朝我举一举饭碗,开始大吃起来。等我去厨房拿出汤来的时候,要给先生的空碗添汤,他很大男人主义的把手向我一伸——天晓得,那个空碗里,被他变出来的,就是我要的鸡心小盒子。

  这一回,轮到我,拿了汤杓满屋子追他,叫着:骗子!

  骗子!你到底买了几个小盒子,快给我招出来——

  八年就这么过去了。说起当年事,依旧泪如倾。